俄罗斯联邦委员会55名参议员因感染新冠病毒自我隔离     DATE: 2021-01-22 12:45:07

悲剧的是,俄罗百度还是不受新媒体人待见,只能眼看着今日头条、UC订阅号等新媒体平台呼啸前进,差距愈来愈大,流量越分越散。

那就是,斯联有多少人赚到钱,和一个行业有没有商业模式是两回事。其他赚到钱的段子号不胜枚数,邦委就不一一列举了。

俄罗斯联邦委员会55名参议员因感染新冠病毒自我隔离

辨析:员会议员因感最后再提一下,不算是错误,但是基本的逻辑上有一个误区。那么短视频创业者在争取这部分业务方面,名参相对于传统的制片公司、名参广告公司有什么优势呢?有三点:短视频创业者自己有发布渠道,就算粉丝不多影响不大,但也比完全没有渠道的传统制片公司要强;就算企业没有发布的计划,但是短视频创业者长期对外发布自己的内容,在知名度上甚至要比一些很专业的机构要强,还经常会有一些客户通过自媒体渠道主动联系上来;短视频创业者更多的只是把制作服务视作一种创业的“补贴”,所以不追求很高的利润率,往往在成本上有优势。你去做一个有充分验证过商业模式的领域去创业,染新比如你做一个手游网游,染新有10%的机会赚到钱吗?不要说互联网这些新兴领域,你去开个火锅店、服装店,有10%的成功率吗?我相信你身边肯定有朋友试过做这种小生意,你会有答案的。

俄罗斯联邦委员会55名参议员因感染新冠病毒自我隔离

如果卖的不是知识而是汉堡、冠病衣服、冠病化妆品,卖假货是要负法律责任的,但是光天化日之下把这些假知识拿出来标价卖,好像没什么人管,这让人很遗憾。但是在视频制作这个业务上,毒自市场需求是很旺盛的。

俄罗斯联邦委员会55名参议员因感染新冠病毒自我隔离

当然,俄罗不是说冷门的东西就一定没机会,俄罗但是鼓励大家去做热门、需求旺盛的东西,肯定算不上是什么错误吧?错误之2作为一个内容产品,它的获利方式大概就3种,第一种叫做广告,第二种叫做电商,第三种叫做知识付费。

对一个平台来讲,斯联阅读时长的增加当然是一个战略意义上的目标,所以平台大力鼓吹短视频的风口,甚至不惜以补贴的方式来鼓动大家做短视频。悲剧的是,邦委百度还是不受新媒体人待见,只能眼看着今日头条、UC订阅号等新媒体平台呼啸前进,差距愈来愈大,流量越分越散。

换个问法,员会议员因感新媒体时代,员会议员因感什么最重要?流量吗?粉丝吗?分发平台吗?内容生产能力吗?这些似乎都很重要,但要说最重要的——我认为其实是注意力,新媒体时代的信息太冗余太碎片了,对注意力的争夺才是关键。最近的很多报道都指出了公关公司和部分企业PR,名参可能是受百度取消新闻源影响最大的一个群体,这和他们的考核方式直接相关。

所以,染新百度今天放出取消新闻源这个大招来怒刷存在感,实在是在内容领域无招可用只能拼老底了。按理说,冠病百度不应该这么干,冠病一边想在自媒体时代尽快赶上来,一边又对着一部分“实力不行”的自媒体开刀,其实应该学学那几个自媒体平台啊,别管什么好坏,先把自媒体人圈起来再说